友情链接: 威尼斯人官网网址 威尼斯人投注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 威尼斯人赌场官网 线上百家乐游戏 百家乐会员注册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网上澳门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在官网 百家乐官网注册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现金网上赌场 网上澳门威尼斯人 网上娱乐赌场 威尼斯人娱乐游戏 威尼斯人网址大全 百家乐网址 威尼斯人注册 百家乐在线注册 澳门赌场官网 威尼斯人网址官网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威尼斯人现金投注 威尼斯人官网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线上百家乐 线上威尼斯人官网 网页百家乐 真钱网上赌场 澳门网页百家乐 威尼斯人游戏平台 威尼斯人地址 网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app 威尼斯人官网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游戏 威尼斯人现场官网 赌场现金官网 网页百家乐游戏 澳门威尼斯人公司 网上知名赌场 威尼斯人投注网站 澳门百家乐网站 威尼斯人网上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客户端 网上赌场注册 澳门百家乐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投注 澳门百家乐游戏 威尼斯人线上投注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 威尼斯人投注 网上有赌场吗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现金网站 在线网上赌场 百家乐在线 百家乐真人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线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手机平台 澳门百家乐 百家乐手机注册 网上正规赌场 在线百家乐网 澳门威尼斯人下注网 威尼斯人集团 威尼斯人现金网 威尼斯人网上官网
灰姑娘与王子つ浅墨妖精_365bet官方直营_365bet代理
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

灰姑娘与王子つ浅墨妖精

时间:2013-08-25 来源:dede58.com 作者:浅墨妖精 阅读:加载中..

   灰姑娘与王子
  
  灰姑娘找到那双给她一生
幸福的玻璃鞋,这曾是多少女孩的梦想,穿上那双只属于自己的玻璃鞋,与心爱的王子一起幸福的起舞……而现实中,灰姑娘却不是那么单纯,善良:王子也不是那么对她宠爱有加……唯一不曾改变的只有:那双玻璃鞋——
  
  王子
  
  王子有时候会想起他曾经的公主——美丽的仙度拉,可是仅限在梦境。他让那个男孩死了,虽然曾经爱他好像爱自己。那个稚嫩的男孩,在他尚未长成少年时已经永远停止生长。死亡是阻止世界延续的唯一办法。
  
  王子喜欢
男人。这个秘密只在王宫才有人知道。明间的女子都打扮的花枝招展希望在王子出宫巡城的时候可以被他看中,从而成为王妃过时奢侈的生活。王子觉得可笑,那些胭脂香粉只会让他想打喷嚏,那些鲸骨束住的水桶腰他根本一点也不想拥住,还有裙子下面那些粗的好像萝卜一样的腿……兼职让他想吐。每次和贵妃跳舞他都谦谦有礼,所有人都称赞王子的风度,可王子僵硬的笑了一下,心想等到他做了国王一定要杀了所有的女人。女人是自以为是的。好像一群骄傲的孔雀,只知道彼此嫉妒争奇斗艳。他讨厌女人。
  
  可是父亲却害怕没有后代,所以催促王子快些结婚。
  
  咒骂斧王把自己做种马的来看的王子还是不得不寻找他的公主。
  
  公主
  
  公主这个词其实并不适合仙度拉。因为,他是男孩。可是从小被当初女孩般细致抚养的他,比许多贵族
小姐都多那么一份娇媚,仙度拉是魅力的,毫无疑问。他曼陀罗一般黑的 长发总是顺从的里欧在肩头细致的白皙皮肤,黑夜般的瞳色隐约闪烁金色的光芒,嘴唇饱满柔软的好似血液要冲破皮肤渗出来,眼底有一颗美丽的泪痣,毫不突兀法 布尔显得风情万种。四肢纤细,身材均匀。他是父亲维克的宝贝,维克宠他大恐怕他会被风吹伤的地步。维克经营着全国最大的农场,他生活富足,幸福。可是他妻 子死于突如其来的病痛,好像一瞬间,仙度拉就失去了母亲。想要照顾好仙度拉,维克不得不娶了同村的寡妇埃斯伊。埃斯伊带来了两个女儿,比仙度拉大,娇弱美丽。
  
  埃斯伊将自己的意图掩饰的很好,她总是温柔的对待自己这个完美的好像玩偶的儿子,给他最好的照顾,生怕有一丝闪失。埃斯伊眼中总有难以释怀的光芒。维 克并没有注意,以为她只是喜欢这个孩子如此,她只是希望她更美丽。埃斯伊却是用完全成人的复杂眼光看着慢慢长大的仙度拉。她爱他,爱他的每一寸肌肤,每一 缕头发,每天如果不亲吻他,她就无法入睡,不看到他的样子会无法吃饭。
  
  仙度拉并不知道自己给埃斯伊带来了这么大的震撼。他沉默寡言,就像个没有生气的娃娃,对于父亲和继母的关心不置可否。他是宠儿,有要求一切的权利。可是似乎不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仙度拉从来不曾哭泣,在襁褓中也是一样。人说泪痣象征一生苦难,泪水不断,可是他是没有泪水的。
  
  有那么一次,他终于看到了隐藏在自己身体中真是的自己。
  
  仙度拉站在窗前出神的望着,他看到的并不是女人。而是女人身上的衣服。那些丝质感的华美服饰顺着皮肤流动,仙度拉觉得自己的皮肤也在被轻抚一般。他想穿那件裙子。他执着的产生这样的愿望。
  
  晚上等到继母来给他晚安吻之后,他就偷偷下了床,溜进了姐姐的房间,小心翼翼的打开衣柜去找他最喜爱的那件裙子。中间窸窸窣窣的发出一些响动,可是没有惊动别人。仙度拉带着自己的战利品回到房间,迫不及待的穿上它。他故意穿的很慢很慢,让衣料在他身上停留的
时间久一些,再久一些……
  
  从那以后,他爱上了穿那些衣裙。他姣好的容貌与衣裙相得益彰。谁都无法抵抗他的魅力。哪怕他只是穿着衬裙,将头发轻巧的用绸带扎好,他亦是最美的。可 是他不喜欢那些朴素的,他要的是惊人的奢华,用最好的材料,坠最多的宝石和流苏。头发要一股股细细的编好,然后一颗颗放上珍珠和花朵。身体残留的是清新的 花朵的香气而非平庸的胭脂。他腰肢细的仿佛要折断,即使不用束腰只是使用丝带也可以绑出优美的曲线。刚刚13岁的仙度拉,在穿着女孩的时候,身上会散发着 惊人的
性感
  
  人们偷偷议论,这样的男孩,到底要娶多么精致的女人才能配的上他已经是完美的容貌?那女人必是风华绝代,倾国倾城。
  
  王子
  
  王子按照过往的意愿召开了舞会。他知道自己也算难逃一劫。
  
  为了这个全国最重要的舞会,那些残破的城堡被粉饰一新。大厅的墙壁全部用琉璃装饰,
水晶的吊灯,来自东方的地毯也被铺在地面任人践踏。王子做在舒适的床上看仆人忙碌的像热锅上的蚂蚁。王子嘴角很轻的抿起来,露出有些轻佻的微笑
  
  王子期待又一个女人可以忍耐
寂寞, 哪怕要最奢华的生活也不过分,他需要一个冷漠的女人:总之是让他可以自在的完成自己的梦想就好的女人。她的样子并不重要,家里的地位也只是其次。王子希望 有这样一个女人存在。有点像梦境啊……王子翻了个身,嫩黄的头发被压在身体下,挣脱时带给王子刺痛的感觉,可是他还是享受着。痛感会化作快感,王子深深理 解这一点。
  
  马上就要开始舞会了……想到那些女人王子总是很头疼。期盼自己可以快点躲过这几天。
  
  公主
  
  王宫张贴告示说为了王子的婚事,决定举行盛大的舞会。凡是有意愿的女子都可以参加。
  
  仙度拉看到告示,他期盼去参加。他想看那些绝美的服饰和宝石,他要用自己的容装成为舞会中最耀眼的一个。不是为了什么婚事,仙度拉这样单纯的动机,却给维克和埃斯伊带来了恐惧。
  
  谁都知道,仙度拉只要扮成女孩,魅力是无法阻挡的。他已经不能被叫做美色。而是绝色,世间少有,即使黑夜也无法掩饰的光芒。一旦参加舞会,那身份就已经被确定了。难道要嫁给王子?一旦被发现身份,他一定会被处死。埃斯伊更是不希望自己的
爱情与其他女人的爱情竞争,她的仙度拉,她精心照顾他长大,希望有天可以得到仙度拉的爱情,尽管这愿望实现的可能是渺小的,可是她仍然抱着希望。埃斯伊知道已经无法动摇仙度拉的决心,他决定的事情就是绝对。维克和自己都不可能阻止。
  
  仙度拉穿着金丝线织造的蕾丝裙子,裙摆边缘坠满流苏,在身后仍有两尺的边距。一身的黑宝石闪耀着紫色的光芒,与仙度拉的黑云般的头发和瞳孔相辉映。头 皮发自然的散落在身后,头上松松的别了钻石发卡。还有一双为了出席这个舞会而量身定做的玻璃鞋。他出席在舞会时,时间都凝固了。全在看着他,目不转睛。还 有比他更想仙女的人吗?
  
  仙度拉早就习惯了大家的凝视,他亦毫不在意,走向大厅的角落。仙度拉很失望,他发觉这里的女人都是没有任何品位可言,那些裙子上的花朵和羽毛,都是他 早就用过了的道具,脸上的胭脂厚重的好像随时要滴下来一样。仙度拉站在窗前,一遍感叹自己还是成了最耀眼的存在,一边后悔来这里也没有发展的价值。
  
  仙度拉并不知道自己被王子看着。他什么都不知道。
  
  王子
  
  到手的猎物逃走,这是野兽绝对不会同意的。敢反抗自己的人,王子没有遇到过,也不打算开这个先例。他知道和猎物一起逃走的女人是谁,那么她就是那女人的女儿了?
  
  王子亲自拜访维克的家,文质彬彬。维克知道
故事的始末,心中惶恐。王命不可为。
  
  埃斯伊献出自己的女儿。她想的很好,女儿嫁给王子总是件好事,王子可以得到自己的妻子,永远不会发现仙度拉的身份问题,儿自己也可以继续占有仙度拉……
  
  王子愚蠢吗?答案是一点也不。这个女人虽然也是美丽柔弱的,可是玻璃鞋告诉王子,这不是我要找的那个女人。
  
  欺骗我,那么献出你的脚吧。王子厉声说道。
  
  侍卫上前抓住埃斯伊的女儿,利落的手起刀落。一只优美的芊芊玉足伴着殷红的血液掉落在埃斯伊面前。女人忍不住剧痛昏死过去,维克上前护理。那只脚的骨骼很小,在血肉中间白白的一个小小的圆。这个圆给了仙度拉一种怪异的快感。好像他的裙子回到了他的身体,细致而优越。
  
  埃斯伊打定注意保护自己的爱人。她的女儿,不过是失去一只脚,如果她失去仙度拉,她就失去了整个生命。
  
  埃斯伊战战兢兢的叫出二女儿。那女孩还弱小,看到姐姐那条失去了脚的腿已然昏倒。王子脸色铁青,他开始生气。
  
  如果欺骗我,献出你的手。
  
  声音中没有任何一点
情感。这个人,和他毫无关系,如一段树枝,他想折便折。侍卫是忠实的,王子残忍也是有道理的。
  
  女孩轻易失去了美丽的右手。昏迷中的一声哭泣,轻柔的像
情人的呼唤。
  
  公主
  
  公主藏在门的后面,他看着自己的姐姐失去了肢体,双手不自觉的抱着肩膀。继母一直示意他不要出来。他
第一次这么听话,王子的表情和那晚的温柔判若两人,仙度拉本来应该害怕的,可是他心中的欣喜和愉悦却一直扩大扩大,好像要挣破身体紧紧拥抱王子一般。
  
  他还是忍耐不住直觉,打开了那扇门,开启了另一个世界。
  
  他看见王子严重的惊喜。他身上的男装透露给王子的讯息带来的喜悦躲过惊异。王子要带走公主,继母出来阻挡也是无能为力。
  
  仙度拉靠在王子怀中,幸福感将他吞噬。刹那,他好像看到了永恒。
  
  如果一切便是如此结局……
  
  王子看着那张艳红的天鹅绒的床铺,直勾勾的盯着好像要把它射穿个洞。这张床,有仙度拉最懵懂的爱情和味道,他漂亮的肮脏着,毫不掩饰自己的堕落。他 想,如果仙度拉没有死去,或许他的结局也不过如此。那个男孩,从来不哭,太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太会蛊惑人心,他迟早会背叛,那么王子就有很多机会处死 他了。
  
  可是王子还是难过的。那个男孩,带着他曼陀罗般柔软的黑发,金黑色的诱人眼眸,花朵般的嘴唇,象征了苦难的泪痣,在那个婚礼的初夜就死了。在第二天
太阳还没有升起来的时候,王子亲自对他说。
  
  如果忠诚,就献出你的生命。
  
  王子怨恨时间,他发觉自己只爱那种青涩。第一次发觉和自己如此合拍的人,如果他长大了,如果他背叛了,要如何满足自己的幻想?倘若有那么一天,宁愿用死亡阻止一切。生命亦是错觉,只在你觉得它真实的时候变得那么真实。
  
  那个孩子就这样用刀子刺进身体,笑着死去。
  
  王子有些后悔,他没有看过仙度拉哭的样子。所以幻想中,如果是那样的结局,他一定会留下眼泪,那泪水晶莹剔透,盖在泪痣上。哪怕生平只有一次。
  
  其实王子是爱公主的,只是,那种爱,近乎绝决,爱到不容忍你的呼吸,爱到不能容忍你生命的存在,爱到宁愿你死都要保存那种虚幻的幻想,爱到,哪怕你死……
  
  王子和公主
  
  结婚时,王子和公主都是笑的,王子得到了他的宝贝,一个青涩,爱着他,可以被别人当成女人的男孩,公主得到了她的衣服,一件华美,从来没有穿过的,比他舞会那天还美的衣裙。两个人都给了对方足够的幻想。
  
  王子与公主结婚了,公主就好像果实尚未成熟,强行摘落引起了痛苦。王子告诉他,痛感带来的快感比喜悦更多。仙度拉接受了这种观点。
  
  肆意伸展身体,好像吸收水分的海绵一样,那张天鹅绒的大船,留下仙度拉独有的味道。
  
  两年过去,王子依旧宠爱着仙度拉。国王去世了,他们是新的主宰。仙度拉才是真正的王,他有网的爱情。放肆妄为,毫不在意。
  
  可是他忘记了自己在生长。刚刚15岁的孩子,每天都在生长。胡须频繁的出现,身体右键健硕,声音变粗,皮肤也非曾经的细致。他无法穿那些最爱的衣裙,脾气变得异常的暴躁。
  
  仙度拉用尖锐的声音说话,不听的剃去身体多余的毛发,用鲸骨束腰阻止发育的身体,那欣慰看起来根本就是自虐。刀子在修剪腿上的汗毛时划破皮肤渗出丝丝血迹,仙度拉有了新的快感。王说的对,越是痛苦,越是
快乐。身体中的血液拼命挤出躯体的残缺部分,逃离束博。从此,身体上经常有斑斑疤痕,王询问,说仆人的差错。仆人诚惶诚恐,却难逃罪责。王喜欢仙度拉的身体,所以他的变化更是无法逃离王的眼睛。
  
  仙度拉意识到王已经不再看向他的方向。新任的侍卫是个仍需要保护的孩子,王却破格提拔,侍寝的仆人也是个个柔若无骨……仙度拉嫉妒也痛恨。他爱的人如 今只是将他作为摆在那里的人偶,放佛以前的王就曾经有那个打算。找个好看的,即使不适用看着也是赏心悦目的。可是仙度拉不是甘心被摆在那里的人。
  
  他知道东方名族的习惯,只要施了宫刑,便阻止了男性特征的发展。是不是那些裙子不再遥远?不过是一些血液,它们要走就随它们。仙度拉知道疼痛的滋味, 他在为了自己的理想享受快感。意识没有消散前,想起了姐姐的掉落的芊芊玉足和精致的葱指,那美丽的恒久的刻在仙度拉心里。
  
  王已经很久没有来他房间了。大量精美的衣服堆在衣柜落满灰尘,仆人想要去清理一下却被仙度拉组织了,你们凭什么碰我的衣服?仙度拉声音尖锐的好似女 巫。他的脸因为疼痛还在抽搐。仆人不敢违抗,退出了房间才放肆的说:不过是过了期的宠,有什么好骄傲的。这王后的称呼,也不过是更让人嘲笑的意向罢了。
  
  仙度拉听到,他很敏感,又有足够好的听觉。他什么都没有说。不过是两年,已经像个少年一般,刚刚伤了的身体还有恐怖的疤痕,他的手指滑过伤痕,缓慢而 享受着。那些衣服已经不能带给他足够的感觉,他渴望新的东西,比如金属带来的刺伤或者别的什么。泪痣幽幽的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我还年轻。仙度拉说。
  
  男人不是只有王一个。如果他可以,那么仙度拉也可以。
  
  那些吓人不会在乎他是不是如曾经那么完美,他是美丽的,是王的人,这已经足够炫耀了。仙度拉第一次知道自己如此多情,他爱的王……他的王不再看向他。他没有泪水。
  
  公主
  
  我们的公主是没有泪水的。按理说有泪痣的人总是终生被泪水所累。可是仙度拉却一直不会哭一样。他所承受的什么都无人知晓,只是一直静默的好似等待衰败的花朵。
  
  他的王切解了姐姐的肢体,很怕,他没有哭。
  
  他的王走了,他没有哭。
  
  他看到别人受到伤害,亦不会哭。
  
  仙度拉的放肆,不断有消息传到王的耳朵里,开始王还有些在意,仙度拉毕竟是王后。可是很快,王意识到这只是仙度拉吸引他注意的手段。他不喜欢听任摆布,于是再不理睬。
  
  仙度拉更加放肆的勾引王身边的男人,他还是有足够魅惑众生的容貌和身段。可是他还是残忍的,在男人下了床后就阉了他。
  
  如果是他的男人,那么最后一次一定是与他……
  
  王气了,怒了,其实本来他可以视作无物,可是他已经厌倦了那个人。王想要处死他。
  
  仙度拉还是一样的娇媚。丝质的睡衣根本无法掩盖任何媚态。有那么一刻王真的想法国他,让他做自己的王后。可是当王的手滑过他的腹部时,王呆了一瞬,随后脸被气的通红。他愤怒不已的叫来侍卫。
  
  既然你已经想死了,我成全你。
  
  侍卫犹豫了一下还是遵从了王的吩咐。
  
  仙度拉微笑着,好像死亡对他来说不过是错觉,太虚幻了。他一直喜欢体会一些绝望边缘的快感。他喜欢衣服的摩擦,喜欢看肢体的残缺,喜欢刀子割破皮肤的血腥,喜欢放纵。他是不是喜欢死亡,并没有人知道。
  
  只是在死亡的那一瞬间,他那从未流过眼泪的眸子忽然留下了晶莹的泪水。金黑色的瞳孔此刻被光芒耀的近乎全金,头发肆意摇摆好像水中的海藻,依旧是罂栗般柔软的嘴唇,泪痣顶着唯一的泪水,幽幽的。绝代芳华,风情万种。
  
  王子
  
  王子对自己的愿望感到绝望。一群女人包围着他,那些造作的香气让他窒息。可风度提醒着他要面带微笑。微笑……微笑也是有限制的。王子的笑容越来越残忍。可惜那些女人没一个能体会。
  
  如果没有办法找到理想中的女人,那只手应该是最美的,或者身材是最好的。以后就算用不着,也要摆起来好看。王子眼睛开始再四周游移。这个太胖,那个太 矮,红色衣服马哥嘴太大,蓝色旗袍的那个皮肤不够细致,黄色裙子那个牙齿不白……直到看到了窗口那个一直看着花园景色的人,王子的目光才停住。
  
  那个尤物似乎并不是来这里寻亲的。她的眼睛没有看向这边,这么久了,一次都没有和王子的目光相遇:她清丽脱俗的样子一下子就把庸脂俗粉比了下去。那身 衣服,那是多么合身的啊,完全可以衬托她的身材。虽然还是个孩子,没有任何丰满的感觉,可是纤细白皙的容貌更符合王子的幻想。
  
  就是他吧。王子这样想,嘴边浮现了笑容。
  
  王子看着仙度拉,所以亦无法得知自己暴露在埃斯伊眼底。
  
  埃斯伊一直在默默守护者自己的爱情,为仙度拉挡下了大部分的目光。王子目不转睛的注视她也自然收进眼帘。危险!她对自己说。
  
  公主
  
  王子伸手向仙度拉邀请跳舞。仙度拉无聊之余,同意也是可以理解的。他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或许他一直在用潜在的性感诱惑着别人,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会带来什么。王子的手温热,亲切的包容着仙度拉不熟练的女方的舞步。仙度拉感到莫名的开心,他不知道这种
感情是什么,因为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他也不会晓得自己正经历着和爱死你对他一样的感觉。爱情,来得实惠,总是匆匆的。
  
  王子说自己喜欢他,于是要和他结婚。
  
  仙度拉被吓了一跳,他似乎慌忙的挣开了王子的手,心中不舍也不安。在仓皇中,他丢掉了那只玻璃鞋。
  
  结婚,他明白是男人和女人的结合的凭证。他不是女人,王子亦不是。那如何结合?仙度拉逃跑了。这很符合埃斯伊的意愿。她不要王子得到她的宝贝,如果可能,她多想就这样一辈子把仙度拉锁在自己的房间,用链子牢牢的绑住。感觉他的呼吸,那一切都是她的。
  
  仙度拉逃回家中。换回自己男人的衣服。衣着变了,气质有些不同。可是他还是仙度拉,绝世容颜的仙度拉。王子会不会找到他,他不打算去考虑了。
  
  ——题记
  

  • [编辑:dede58.com]
  • 分享到:
------分隔线----------------------------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